为防催婚催育,女性赴美日冻卵成现象,一次花

男女在生育这件事上生来不平等。
女人一生的卵子数恒定,像一串葡萄,每个月掉几颗,四五十岁掉完。
男人在70岁时,2亿精子就算99%是坏的,也能用试管技术轻易找到那1%。
在这不平等下,女性似乎生来要忍受生育焦虑。
有人会随便找一个人结婚,只因为生育大限已到。
有人卵巢早衰,不得不忍受难以生育的歧视。
她们永远是为家庭牺牲的一方,女人大部分最后能接受捐卵,生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,但男人大多不接受捐精。
冻卵似乎是女人能选择的出路。
冷冻下的卵子,像是按下生育的暂停键。
有人通过它打败时间、衰老,夺取人生自主权,甚至上升为一种男女平权。
我们找到单身白领、已婚女性、中介和医生聊聊,为什么冻卵,以及冻卵对于人生意味着什么。
文 | 龚菁琦编辑 | 陈墨1郭楠性别:女年龄:30岁职业:跨国银行冻卵后,我敢和男朋友分手了我曾设想自己的30岁:一份不累、顾家的工作,一个爱我的老公,最重要的,有一个宝宝。
接近30岁的一天,我在纽约出差,工作很忙,每天睡3小时,白天困极了就在公司厕所马桶上睡5分钟,连续一个月都是如此。
在那个吃完一堆外卖的深夜,我发现自己离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。
我仿佛被禁锢住了。
我想要个孩子,而婚姻决定了小孩的出生,我的幸福必须与婚姻挂钩。
具体在我这里是,与男朋友工作升迁挂钩。
我谈了7年恋爱,所有的压力一步步往30岁上积压,过年回家,奶奶当着一屋亲戚的面,说你都30了还不结婚,那个语气重重落在30上,认定我是一个中年未婚妇女。
男朋友不愿意结婚,因为他认为事业还无法支撑一个婚姻和家庭。
我时常感到绝望,觉得自己可能这几年都结不了婚,生不了小孩了。
直到有朋友提醒我,要是真想生小孩可以去冻卵。
我开始查资料,在英文网站上找到不少文章,明白冻卵可能会水肿,小腹会坠疼,这都是可以接受的。
我把冻卵的决定告诉了我妈和男友。
意外的是,我妈竟然很支持,她建议我早点去,“小孩是让你在老的时候多一个亲人”。
男朋友也表示了理解,我选择冻卵而不是冻胚胎,说服他的理由是,“总不希望我在不经过你的同意情况下,去生一个你的孩子吧”。
实际我的考虑是,不想让分手成为风险。
我自己出钱去美国冻了卵子,过程并不复杂——在生理期第二天做验血、验尿和B超这三项,检验卵泡发育情况和个数,而后根据个人情况用激素来催熟卵泡,正常女生一月排卵一个,但经过催熟后,本来会自然淘汰脱落的卵泡也能变得可用,一次可以取10到30个。
准备工作完备后,医生用针扎入阴道,大概15分钟,取出卵子,放到零下196度的液态氮内保存。
从验血到催熟,再到取卵,整个过程也就是12天左右,10年的保费一次付清。
冻卵带给了我意想不到的变化。
开始以为只是能缓解一下生育焦虑,有健康的卵子,至少能保障有一个宝宝,可以再等等男友,不用太早结婚。
但没想到心态和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自信心爆棚。
年龄再大都能有自己的小孩,让我感到自己能打败时间和衰老这件事,突然有了勇气去做很多拖着没做的事,比如我30岁生日选择去阿里山看古树。
爬在坡道上,看到来往的老人,抱着古树,觉得自己好年轻,幼稚地和周围一切比着年龄,那个快乐,很难忘。
而很早之前谈论起30岁的生日的过法是,让朋友陪我在KTV里面哭。
我也敢和男朋友分手了。
冻卵之后,于我而言,婚姻和生育可以割裂开了,这在之前是不敢想象的。
今年,男朋友提出要去外地工作,到了重新考虑我们关系的时候。
过去想象在30岁分手,我会非常焦虑,可能委屈求全甚至逼婚。
而冻卵让时间暂停了。
结婚不再是为了急急忙忙赶最佳生育年龄,突然多了充裕的时间,我有5到10年去想结婚这件事,也可以给对方充分的时间。
最近我在和一个38岁的男士约会,本来只是想喝下午茶,后来他为了我要推了晚上的饭局,这说明我还是有魅力的。
之前考虑到结婚备孕,工作上也不太去拼,超过3个月的出差我都不会考虑,现在觉得出差一年,没问题啊。
最近我争取了一个领导很关心的案子,虽然手上已经有2个,第3个是超负荷,也扛下了,后来结果挺成功。
我觉得是彻底放开去拼一下的时候了。
至于我存在美国的那些卵子,以后可能用也可能不用。
我打算,35岁之前结婚的话,就直接自己生,卵子捐给我的同性恋朋友,38岁到40岁如果还没结婚,我就去代孕生一个混血宝宝,当单身妈妈,也挺酷。
冻卵让选择权又回到了我自己手里。
2YOYO性别:女年龄:32岁职业:赴美辅助生殖中介创始人“我做这一行,让生育焦虑前置”我是一家美国代孕中介公司创始人,也做冻卵业务,具体说来,就是帮助中国女性去美国冷冻卵子。
在国外,冻卵、至少是冻卵观念是件很普及的事,甚至作为福利提供给在硅谷工作的女性们,关于冻卵,有一整套完备的流程和保障,专门处理代孕和捐卵的律师、相关保险、专门的冻卵中心一应俱全。
而国内,直到2013年徐静蕾冻卵,冻卵才开始步入公众视野。
来冻卵的女性,有一些明显的共同特点——往往事业有成,多数在金融、投行、律师等高收入行业工作;多数遭受分手、离婚等情感打击,觉得结婚无望;性格骄傲、强势,很有主见。
有一次,来了一位女律师,要改和美国医院的模板合同。
有人要求中方人员不要介入,她自己直接用英语与医护人员沟通。
还有一次,一个45岁的已婚女性,瞒着丈夫来冻卵,她想冷冻自己的卵子,而不是与丈夫精子结合的胚胎,因为“万一哪天我离婚了呢?”我深深觉得,只有这样经济和精神真正独立的女性才会选择冻卵。
见惯了女强人的干练爽利,我也见过她们极其脆弱一面。
有在取卵前夕不停地追问,今天多吃一片维生素行不行,喝了茶和咖啡会不会有影响,昨天没睡好会不会影响卵子发育。
这时就会觉得,生育焦虑普遍地存在于女性之中,独立自主如她们也难以幸免。
其实,男女在生育这件事上生来不平等。
女性卵子数量是有限的,就像一串葡萄,每个月成熟几颗就落掉排出,到了四五十岁,卵子就会排完,有的甚至更早。
我们接待过一位卵巢早衰的女性,刚刚20岁出头,毫无征兆地出现经期延迟,检查发现,她几乎已经达到绝经状态,半年只排一两个卵。
她和丈夫尝试着在国内做试管婴儿,结果失败了,婆家说她:“你要生不出孩子算什么女人!”这对夫妇原本来找我们做试管婴儿,最近联系,听说她正在考虑离婚。
在生育这件事上,女性是脆弱的。
男性只要有精子,即便到了70岁,在2亿精子中也能用试管技术挑到一个能用的。
而女性的卵子质量随着年龄下滑严重,就算没有绝经,怀孕的机率也越来越小。
曾经有名女性来咨询,她48岁了,身体挺好,生理期正常,想要生小孩。
我直接地告诉她,她自行排卵怀孕的机会大概只有0.01%,除非是医学奇迹。
国内很多媒体报道,某某失独母亲55岁怀孕,都有意无意地隐去了一个事实——她们怀孕往往使用的是捐赠的卵子。
现在辅助生殖的手段很多,其实很多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。
整个辅助生殖,说白了不过三个步骤,取卵、形成胚胎、胚胎移植。
取出卵子冷冻保存就是冻卵,与精子结合后冷冻是冷冻胚胎;移植进自己子宫就是试管婴儿,移植给别人怀孕就是代孕。
取出卵子是这些操作的第一步,但在我的业务中,来做冻卵的比重很小,5%都不到。
完全拥有经济、精神独立的中国女性毕竟是少数,在生育这场不公平的游戏里,女性往往是为家庭牺牲的一方。
曾经一对夫妇过来做试管婴儿,女士卵子很少,取卵没成功。
医生问他们要不要考虑使用捐赠的卵子,两人都愤怒地表示不考虑。
出门不久,丈夫又偷偷折回来问医生,能不能把捐卵女生照片给他看一下。
来做试管婴儿的夫妇通常背负着来自家庭和长辈的压力,而冻卵更多地是女性为自己考虑作出的选择。
在这个行业里做久了,天天接触这些案例,我的生育焦虑被前置了。
我今年32岁,单身,正在美国做取卵准备,进行冻卵。
现在,我每天吃避孕药,稳定卵泡状态。
在美国,冻卵的价格一般是2万美金,将来卵子是自己用,代孕还是捐掉,都是自己的自由。
单身女性、已婚、性少数派都可以冻,是一个被法律保护的非常成熟的行业。
而在国内,必须是已婚人士才可以冻卵,单身女性根本没有资格做。
除了职业,母亲的死对我触动最大。
我是独生女,母亲去世了,父亲找了新女友,有时我会有这样的感觉:好像除了我,没有别人记得她了,就像《寻梦环游记》一样,当一个人被忘记,她就彻底消失了。
我想要一个孩子,将来我不在了,我的基因、生命还会在它身上延续。
3王坤性别:男职业:上海某医院生殖中心医生在国内冻卵、用卵,必须有结婚证我是上海生殖生育方向的专科医生,主要做试管婴儿、治疗卵巢疾病等等。
国内的辅助生殖市场很大,在我们医院,一年有上万人来看病,我最多一天接待过100多名病人。
近几年,不少35岁左右的白领女性来咨询冻卵,她们没有结婚对象,卵巢功能越来越差,看到媒体关于徐静蕾等人冻卵的报道,都想过来做。
我告诉她们,单身的明星们肯定不是在国内做的冻卵,根据相关规定,在我国做冻卵或试管婴儿,必须提供结婚证。
国内单身冻卵的情况只有一种,患有卵巢癌、卵巢早衰等疾病的。
在我们医院,这样的病人大概占10%,医院可以为她们免费冻卵。
其他普通人冻卵很便宜,1万多,第一个月交1200多元后,每个月只要交60元保存费,比在国外便宜了不止10倍。
其实国内取卵的技术也很成熟,取卵是辅助生殖的第一步,国内的病例、人数比国外多得多,取卵的手术早就是熟练工种。
但具体到冻卵这一项上,人非常少。
政策限制是最主要的原因,没有结婚证,单身人士、性少数群体都不能在国内冻卵。
而已婚人士,大多选择冻胚胎。
我见过几次少有的冻卵情况是,卵子已经取出,但是丈夫太紧张,取不出精子,甚至睾丸刺穿也取不到,卵子很脆弱,4小时内必须冷冻,所以只好选择冻卵。
另外就是取卵当天,丈夫出现了车祸等突发状况。
在我国,关于用卵也有严格的规定,需要结婚证才行,还要通过伦理委员会的审查。
事实上,冻卵一说,也是近5年流行起来的。
除了限制政策,国内外冻卵最大的区别在于,美国、日本等国家有完备的卵子库,卵子中心可以用物流运输卵子,搭配后续试管医院、代孕医院等服务。
存放卵子的健康女性也可以自主决定把卵子捐赠给有需要的人。
而国内没有卵子库,卵子只能固定在某一家医院,用于做试管。
卵子捐赠也仅限于在医院内部流通。
简单说来,在我国,相关政策主要保护已婚夫妇的生育权利,个人生育的可能完全与婚姻状况挂钩。
有一次,我遇到一位想要冻卵的病人,觉得很眼熟,原来三四年前她来冻过胚胎。
一问,现在离婚了,当年冻的胚胎用不上了。
她今年35岁,最终决定去国外冻卵。
4珠珠性别:女年龄:34岁职业:代孕公司PR瞒着老公去做冻卵我今年34岁,结婚7年,一直没生小孩。
在地铁看到小孩直接穿鞋子在座位上踩来踩去,觉得教育一个生命是件很可怕的事。
跟朋友的小孩相处也不觉得享受,一天下来陪他们,感觉什么都没做,但又很累。
我是个天然没耐心的人,从来不切土豆丝,只切土豆条。
我能想到生了小孩的场景,它拉完之后我给擦干净,扑上爽肤粉,半小时又弄脏重来,第一天可以好玩,持续一个月肯定崩溃,可能让小孩拉在尿布上,一两天再换吧。
第一次触发生育焦虑,是在我从事代孕中介后,每次开会讨论议题时,大家都说“34岁生育力会大跌盘”,坐在底下的我极度焦虑,因为这屋子里其他人都是在讨论别人的事,只有我知道这是说我自己。
对于已婚人士,只要没有坚定做丁克,生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无论从生理上还是观念上,最迟到35岁,怎么着也得生个孩子,给自己和家人个交代啊?可我自己还是个孩子啊!今年夏天我买了三件T恤衫,第一件是写“全幼儿园我最可爱”,第二件是“全村的希望”,第三件写着“我超可爱”,都是用粉红色印的字,看着那三件T恤衫,生育焦虑的我问自己,这样状态的人怎么可能去要一个小孩?我决定去冻卵,暂时不想告诉老公。
但等自己有这个想法的时候,也被自己吓了一跳。
除了觉得自己没有责任心养不了小孩,也暴露出我另一种焦虑,对婚姻关系能不能承担起一个小孩的焦虑,需要用冻卵缓和一下。
在家里我和老公从来不讨论生不生小孩,因为每天都为琐事掰扯,今天你怎么不刷杯子,为什么要把袜子扔在这儿。
他守旧沉闷,玩游戏看美剧,我是那种充满好奇心,一定会吃最新口味那种人。
矛盾层出不穷,生活够烦了,完全没有空间容下关于孩子的烦恼。
冻卵后,我至少有5年去想清楚,与丈夫、与小孩之间的关系。
什么时候会要,应该是没有太多生活烦恼,内心宁静的时候吧。
事实上,对于我来说,冻卵像是一个非常完美的plan B,是可以5分钟提醒你一次的拖延型闹钟。
给没有准备好要宝宝,但是又不得不面对生育现实的人,理顺生活的机会。
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。
关键词:


返回顶部